银色铃声

【不定时更新,欢迎约稿!】

If it is not happy, it is not the end.
所以万事别放弃,还没到结局呢。

我是silverring,
即中文ID:银色铃声

新浪微博:@银色铃声
PIXIV-ID:841056

写在离开之前【下】

如果说12年是我创作生涯中寒冷的一年——刚发表出道作《纯白的鹿角》然后右手出问题接着一大批杂志倒闭以至于最后作品授权无果雪藏两年再从新出道的话。那么14年简直是雪上加霜。

 

如果说12年我没投稿上还能说杂志倒闭运气不好,那么14年一本杂志都没倒却集体退稿真的是让我很绝望,都开始怀疑起自身存在意义了。

 

你们还记得那篇感动得很多人都说感觉自己重拾了梦想的《我成为了自己》的主人公么。

跟你们讲一个很残酷的笑话,后来给予故事主人公勇气的编辑他回日本了,然后他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投稿到了日本,进了总决赛后也不知道是因为落选了还是因为碍于语言交流,总之根本没人去联系他,或者说是有的,就是问能不能找个日本的朋友收一下退稿的稿件。

 

然后这个人开始懊恼,自己出生地都弄不好,发什么疯去外国求发展给自己添堵。于是决定写很多很多脚本,发散给不同风格的杂志,却屡遭退稿:

 

“你换个题材写吧,这个题材看起来很冷门一点也不好卖。”

“我们杂志不合适这种风格,我觉得你应该模仿那样的东西写个这样的风格出来。”

“你不能画这种题材这种风格,为什么别人能画?因为别人是大大。”

“你写出来的东西根本狗屁不通,不符合逻辑,建议你去看一套某快千多集的漫画再来画画。”

“你想写这种东西只能等你很出名的时候才会有人看。”

“我的建议就是对的,因为我看过的漫画比你画过的漫画多得多。”

“一个分镜花费几个月改上四五遍最后还要重画很正常啊,几十页的分镜对你而言难道不是轻而易举吗?”

 

……等等。

 

是的。让你们去追求梦想吧的作者连自己都完成不了梦想。

 

我知道这个时候一定会有人很想问我,安安心心在一本杂志不就好啦,为什么要投稿这么多。

说实话,只要一想起12年,我换了16个编辑,我就忍不住觉得很可怕,很恐慌,很没有安全感。

 

就算你合同签好,稿子下印厂,看起来就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一切按班就绪,那又有什么用呢?杂志说消失就消失,谁也不为谁负责。

 

有人说那么经历了之前如此倒霉的事情,现在难道不更应该跟定一本杂志编辑好好干一辈子吗——哈?你在逗我吗?你能保证我作品人气低迷的时候你不砍我?你能保证我画不动的时候一辈子养我?现在几乎所有的杂志发稿费都是在上刊后一个月并且税费严重没有保险金保障。而且价格低廉,我跟游戏公司提价都是按百做单位,我跟杂志提价真的是十块钱都很困难。在这种啥都要靠自己的时代,你不给我饭吃让我凭空创造价值,我拿什么给你去创造?小草也是需要光合作用的好么。

 

就在我这么困难的时刻,想要寻求安慰却突然有那么一群有稳定工作或正在读书反正不愁生活的人跑出来跟我说:“你看哪个漫画家不是穷苦过来的呢,你现在的生存环境已经好很多了!”

但这种感觉就像是你在向一个人讨教怎么生存的问题,他却跟你说,你有手有脚的,实在不行,你还可以去讨乞啊?

 

说真的,我一点也不羡慕现在那些光靠漫画挺过来的人,他们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汽油桶,什么都不要奋不顾身燃烧自己,好点的就成火炬,有生之年还可以被人捧着,但更多的是他们在你们看都不看一眼的角落里默默地烧着,最惨的应该就是还没烧到被人看见了,自己就烧死了的人……我是一个很懦弱的人,根本就没有这个毅力去干这件事。于是每每人家跟我谈理想,我会先跟他们谈钱,结果我却发现,我一旦谈钱了,你们就会有一群人在后面跟我说说火炬,说说不小心烧死了的人,然后说他们卧槽好感人什么都不要豁出去的人才是在为梦想奋斗——他被你们逼死了,然后你们却说他死得好壮丽,你不觉得这样的审美真的很扭曲么。

 

我这么跟你们说吧。所有发钱最多最快的公司工作室,及已那些真正身经百战的老前辈们,从来不跟我谈梦想,他跟我们谈的都是怎么赚钱。

 

想想也他妈是,人都要死了,还谈个你妈逼的梦想。

 

我最烦的是认认真真找一些从事商业性的人谈作品,他却跟你谈梦想。有的人甚至更牛逼,直接就暴露内心:你现在还是个渣渣,等你成名了,你才能配得上我们。

 

我靠,等我自己成名了,我自己去发财不就好了,我找你们干什么?我为了实现一个自己的梦想还要在别人手里指指点点改来改去最后还可能过不了审核一分钱没有的,我他妈是抖M吗?不如直接出同人本,还啥都不用改的,你爱看不看爱买不买。

我觉得一个牛逼的编辑,不应该是那种看过多少本漫画然后感觉可以指点多少江山的那种,而是能帮助多少个漫画家的作品大卖然后越活越好的那种。我最讨厌的一句话就是你的作品不好卖,我辛辛苦苦根据要求完成任务把心血交付于你,你却没给我用力来卖,难道不是你的责任吗?

 

我一本改都没改一口气画完的24P的原创同人本交给一个高中生主催都能卖到台湾去,你们这些成年人拿着我快一百页的分镜稿改来改去最后自己不喜欢不想跟进还找借口说我不好卖,难道不觉得很害羞吗。

 

不过,骂归骂,总得要回归到吃饭得问题上,我现在得罪完一群人了,而接下来你们现在来嘲笑了我,看完之后还要不要跟我愉快地做玩耍你们自己决定吧,反正我口直心快说完应该也忘了(惨笑)。

 

于是乎,开始意识到天天接外包跟画漫画根本不是一条能活下去出路的我,也许是因为靠得学校近,跟博士们聊多了,就开始忘记自己是个艺术生,产生了一种自己也能读研究生的错觉吧,于是我就去考研了。因为考研至少有个户口和医保保障,万一哪天脖子出事了,我好歹还能立马坐校医院的救护车去北京大医院开个刀出来就完事了,不用花很多钱,而且医药一折,简直生病了想治就治。

 

但这件事中间还被导师训了。

因为我大学没挂咋挂过科,得奖也不少,毕设成绩还是优秀,而且游戏系画画的人出来根本不愁工作,说实话有工作了谁还想上研究生,保研几乎没有竞争压力。所其实毕业那年收拾下G点说不定就保上了。(顺带一提导师还是我的偶像,没抱上大腿我感觉自己很脑残。连他保研的机会都放过了我还有什么脸面敢说我爱他。)我说句实话,咱学校艺术硕士不是给正常人考的,正常根本考不上,至少我认识画画的人去考几乎初试就没戏了。于是瞬懂老师说的什么你初试就过了复试绝对没问题的道理有没有,我靠复试是画画耶,简直殴打文化生有没有。可惜我们还没进复试就先被一群文化生碾压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然后我当时还很傻很天真,幻想我毕业之后再得瑟几年,搞出个什么艺术流漫画作品,说不定就和某些师哥师姐们一样可以出名出到外国去,事实上证明我想太多。

 

突然想起一件事,假如你们现在谁在看着这篇文章又正好在读书的,劝你们现在最无忧无虑的时候赶紧多创作,现在是搞艺术流装逼得奖的最佳时刻,我跟你说,等你出了社会了,你就成为了社畜,跟奖杯只会越来越远——我今年意外得得三个奖都是在校期间意外完成的,都是意外,出社会你就得被逼着什么都规划好,没得你意外了。

 

好了,回到正题,于是在我出成绩之前,我还以为自己能够歇一会的,你想我都遇见那么多奇葩,还怕什么。结果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单纯了。

 

大家还记得那个害得我进了两次医院,其中一次还是胰腺炎差点在医院里挂了的傻逼猪队友么。

 

没错,又是他,他妈的跟连续剧一样。因为我已经烦他很久了,又不想用ABC代替,感觉不解气,所以只好直接化名啃地泥来称呼他好了。知道的人就会心一笑吧,这名字也是我一要好哥们帮取的,感谢在最困难时期他不仅在精神上给我欢乐,还在生活上给我安全感。

 

我先给大家回顾一下上回剧情:这件事最早要追溯到去去年6月份,我脑残开了一个前途最不乐观的PC平台横版过关像素风格格斗类ARPG的题,立马把一群导师和程序员吓得不敢选我,于是学校很坑爹地配了个新来的老师负责我(运气的是这个老师对我超级好,也许因为只带我一组吧所以超级负责,很感激,后来也成为了很好的朋友)。然后我们组缺一个程序员,于是把一个名额超额的小组拆一个传说中好吃懒做的程序员给我们,这件事被负责人称之为“啃地泥的试炼”。因为据说这个人老蹭大咖程序员的作品拿成绩,也算是给他最后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当时我们都不懂啊,太年轻啊,以为是个程序员都能用啊,我们组就他妈一个程序员啊,众心捧月有没有啊,我们对他可好了,他啥也还没开始干,我就送了一堆日文原版书给他,还请了他不下三次饭。然后呢?他做了些什么?丢下一句“我要考研复习,我需要你们压缩给我工作的时间”,于是我给他开了个特别好人的条件:一周只要来学校一次(说真的以后你们谁去上班一周只敢坐班一次老板不打死你),然后他就消失了。

 

是的,连一周一次都做不到。

 

好吧,写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为什么大四我没去保研了。

尼玛我为了中期检查拼死拼活一个人补下程序员拉下的进度呢!补到进医院了,还怎么有心思在读书上!!!

 

然后他考研完了,没过,我就问他啥时候干活,他一幅知错的样子说我会做的。然后就过年了,然后就消失了。然后你妈的我就只好继续在三次审核前独自补天窗,这次就直接胰腺炎了,我坦言我是个很胆小的人,从小到大遇见过很多挫折,但为什么至今没死,大概是因为很怕死,但只有胰腺炎那次是疼得我不怕死了。甚至很怕活着,觉得活着很恐怖,喝水都吐。是的我是一个吃货,你能想象得到一个吃货对吃的没有食欲了的时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么,那时候要不是身边的同学和老师还有连夜值班的医生陪着我,给我打气,叫我挺过来不要死,也许我就真走了。

 

然后面对什么都没做的他,我就问了一句,假如我们交不上作品,我们怎么办?

他说,你去找个人做视频做得华丽点骗骗老师,或者跟老师卖吧。

 

我靠。你没干活,然后我去干活我去卖?

那你鸡巴的干什么。你当你是个什么鸡巴玩意儿啊,我是你他妈的娘呀,你他妈张嘴不吃饭我还要给你插针管喂是不?你怎么不拿你菊花去卖卖?

 

于是我火了,面对这个同样也是一个为了自己行方便不顾他人不便的人,我直接丢下了一句话:

 

我他妈要是结局真是这样,宣传片做出来了我就在毕设展映大厅开头放我们作品前,前十秒黑底白字挂你“啃地泥什么都没干”,你自己看着办吧。

 

于是我们就彻底的决裂了。期间还有老师责备我,为什么要放弃组员,我这么做根本没有尽到一个组长的责任,居然不督促他做毕设就给他踢出小组了,还有老师说既然你觉得你们组合不行,为什么当初还要跟他组队……拜托老师你们不要睁眼说瞎话好吗。我都为了这个毕设操碎了心,进了两次医院差点连命都搭下去了,我作为一个组长还尼玛的不够尽责吗?另外队友选择是你们分剩下给我的,我有个屁的选择。

 

于是老师们没办法只好分开我们两组评审。然后发现这货没救了。

 

到毕设最终检查两周前,这货依然啥都没干,还对我脾气最好评分大家都给他打不及格就他觉得他还有改过机会给他60分的导师指手画脚,叫我导师帮他跟系主任说情,叫我导师帮他找美术画画,开始还狂言说多少钱都愿意买美术包,老师问我,我数了一下少说有上千来张图呢,友情价一万元吧。一张一百简直贱卖了好吗,结果这缩卵连一万元都交不出来,于是让老师给他找小师弟师妹们免费画画,卧槽期末了谁有空给你画画而且还是两周一千张图我一个从大一开始接活养家糊口的老手都要画一年你他妈是人么,导师果断拒绝,然后他要求老师帮他找师弟师妹做程序,是的他妈的一个程序员还要找师弟师妹做,导师受不了于是问他那你干嘛,他说我忙,没空,要找工作,靠,毕业证都拿不到毕设屁都没做还好意思说自己忙,于是连我导师都怒了,于是他就很自然地没毕业。

 

OK,这是前言,怎么样,很牛逼吧,更牛逼的是在后面!

 

拿不到毕业证的他非常气愤,于是跟他家长天天到学校教导处闹,说实话,暑假了大家都放假了,没人上班谁还理你啊,于是一开学教导处接到投诉太多,但可能因为要忙新生吧,没管,于是也没放在重心处理上,也就有几个老师平时散步跟我遇见了顺便吃个饭的时候提起过这件事,大家都很没放在心上。其实说真的,咱学校的老师都是刀子口豆腐心,他作品最后据说找外包做的,理论上来说不会给他毕业的,但是其实也就只是个警告而已,做人没必要太较真,打算毕业证压个暑假就给他,结果没想到一上班接到一堆投诉信。本身学生有错在先,现在又把问题推到老师身上,你当咱老师都是抖M吗,你越骂当然越不给你过啊,于是就拖到了好像是十月份才给他毕业的。我本以为事情到此结束,结果证明猥琐的人做人猥琐看人也猥琐,趁着正好年底我又是考研要等成绩老师们又要评年终奖的,校长室来了一封信,内容大致就是校领导作风不检点,同学贪污受贿(说的是一万元事件,你麻痹的辛亏他太穷我没收到钱),然后还说同一小组里面,他儿子不能毕业,我能毕业,是因为我跟校领导发生了权色交易。

 

我去你妈逼的权色交易,老子毕设期间天天躺医院,我学校医药报销单日期都连着的不带停的,哪来空权色交易,而且老子中期答辩策划案全班第一名好么,连我都要跟老师权色交易才能毕业了,我估计全校都得跟学校发生关系才能毕业了,校领导好忙!而且我们导师还是个女的呢,你怎么不说我跟我导师发生关系啊!而且要是真他妈发生关系了,哪里是保研了,直接就你麻痹的保博了好么!而最后最搞笑的一点的是,校组委居然没有去怀疑这个业都毕不了的学生有毛病,直接怀疑我跟老师有毛病,还让我跟一堆老师一起写自述自证清白。毛都没发生,证明个屁啊!

 

看到这里的朋友,假如你还觉得女性睡领导就能上位是个可以随便开的玩笑的话,如果你是女的,我祝你有朝一日被人污蔑你的功劳是睡出来的,如果你是男的,别以为你能躲过此节,现在主张无罪论证,随便扣你几个帽子也够你写熬夜写几晚上自传体论文了呵呵。

 

而啃地泥同学,或者他的朋友们,假如你们看到了这里,请提醒一下他本人,我在忙着收集证据自证清白的时候,正好发现他毕业论文用的全是我毕设游戏的图。这意味着什么?你们还记得毕业条例中毕业论文与他人论文中未授权内容超过20%会发生什么事?没错,就是判定学术造假学术抄袭并回收毕业证,取缔学历。他已经整一篇都是了,而且我还可以告他侵犯著作权——什么?没发表过的作品不好告?不好意思,我去年意外得了个奖,一不小心就变成了发表作,作品上好像没有他的名字呢。

而且据说他现在在某公司当策划呢,估计用的是我的策划案进的公司吧,又听说他进大学的时候成绩不错呢,现在看来也像是抄出来的成绩吧。不过这也不要紧,事实上证明啃地泥同学过去怎么样,未来怎么样,都与我无关——是的。我主张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想想看,我现在证据都收集齐了,律师函都写好了,冲动寄去学校,学校总不能不受理吧。如果学校受理了,啃地泥同学估计就变成高中文凭了吧。如果啃地泥变成高中文凭了,估计就真的工作都不好找毁于一旦了吧,但是这样报复他人有什么用?冤冤相报何时了——我这么耐心但给你讲了这么多未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主要我希望你长点记性,别把宽容当肆放,你再把我逼到绝路上,我只能把信交给学校了。你拿着我的作品毕业找工作,我不奢求你回报了,也不想追究你的任何责任,我想我追究起来你也赔不起。我只求你给我安静点成不?而且你把我命差点害没了一次,人不要命的时候会怎么样,我想你已经很清楚了吧。

 

然后回到到了现实中,我考研没过。

 

于是这些所有看起来很牢固的东西就在那么一瞬间全部打碎了。

 

当时还担心什么怕事情闹大影响考试成绩,现在反正都没过,想说就说。图爽快我高兴。

 

不过想想看我现在,没工作、没保险、没健康、没收入、没居住、没男友……

 

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在浪费自己为数不多的自由时间,一事无成。

 

我觉得我的人生完全处于低潮之中,此前我还我乎哭得乱七八糟颤抖地敲打着键盘,我假装自己很坚强跟前辈说我不想留在北京了,我想去其他大城市,投靠其他那些认识的朋友,或者认识的亲戚、老板,让自己过得更好一些。

 

但那时我前辈毫不留情地对我说:

你总是说什么朋友、朋友,你都被那些所谓“认识的朋友”折腾了多少次了。清醒点吧,没有人会愿意白白给你好处的。

 

没错,没人会愿意白白给你好处的,包括我自己。只是我一直都把一切想到太美好,事实上我过得怎么样,别人根本不关心,他们只要自己过得方便就好了。

 

我开始冷静下来,慢慢思考,这个世界上到底谁最需要我,谁对我最好。

 

结果我发现是那些被我自己紧握在手里的作品,和除了那些想想尽办法把自己的作品归到自己名下以外,那些会认真对待我作品的人。

 

我可以欺骗任何人,甚至我自己,但是我的作品却欺骗不了自己。

 

也许我会在有些人面前假装自己很坚强,强颜欢笑,也许会为了生存,隐瞒一些事实,选择性挑明真相,但只有我在提笔的时候对自己最诚实。就像你们看完我的作品后给我留言一样。

 

尽管磕磕碰碰了那么多,却依然学不会做一个方便自己的人。大概是因为想到假如我的方便会给那些帮助过我的人带来了极大的不便,我心里会特别难过吧。

所以至少希望自己能够报答他们。

没你们我活不到今天,真的,我的命是你们给的。

 

这时候我想起了《怪物》里天马医生抱着喜欢踢足球的小孩说的一句话。

 

我问我自己,人为什么要活着。

 

我想一定是因为

 

“明天一定是美好的。”


 
标签: 感想 生活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20)
©银色铃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