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铃声

【不定时更新,欢迎约稿!】

If it is not happy, it is not the end.
所以万事别放弃,还没到结局呢。

我是silverring,
即中文ID:银色铃声

新浪微博:@银色铃声
PIXIV-ID:841056

写在离开之前【上】

刚刚预定好了北京的机票,突然心情很澎湃。自从毕业到考研这半年来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了,感觉就像是过了好几年一样。而之前有很多事情碍于对未来的担心,所以一直压抑在心里面没有说出来,现在突然来感觉了,就想要一口气都把他说出来。

 

 

 

因为我还是很担心有很多话,很多想法,过了那个时间段,就没了那种感觉,然后就再也不想回忆起来,最后就求选择遗忘了。

 

 

 

前几天考研成绩刚出来的时候看到那个特别低的成绩,其实没什么感觉,但是被自己家人数落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很不争气地哭了出来。

 

 

 

不是因为考不上而伤心得落泪,而是因为这半年间受了很多委屈又不能说出来(比如被人污蔑学习成绩造假但又正好在考研成绩结果出来之前,担心要是事情闹大了成绩会受到影响之类的),所以一下子爆发了。

 

 

 

自从毕业以后,我为了很多自己那些所谓的做人原则而吃了很多苦头。觉得自己荒废了半年的时间,也辜负了很多人的期待,心理觉得很难过。

 

我记得网上有人说,“生活是自己的,何苦给自己的生活添堵,自己为难自己呢?怎么方便怎么过。”,但我只想说,你们在方便自己之前,能先对别人负下责吗?社会资源是有限的,在你们自己图方便的时候,就有没有想过别人为了你自己的方便,要付出多少代价呢?

 

 

 

我刚毕业的时候,因为收到了很多工作的机会,甚至有些公司直接老板敲我,问我啥时候去上班,于是大脑发昏,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根本不怕以后生活会变得怎么样,甚至傻逼得拒绝掉了亲戚给我安排在大城市工作的机会,以为自己可以安安心心画漫画养活自己,还不屑地说出了什么我都有画漫画这项工作了考研浪费时间干什么,于是跟一个朋友A在北京找了一套离学校很近的房子。

 

当时租金都交好了,我们还幻想日后美好的生活,结果他一句亲戚突然给他安排好了工作和房子,于是就不和我住了,这还不到我刚拒绝工作机会并交付房屋押金的第二天,说实话,我内心除了愤怒和悲伤,什么情绪都容不下了,还责备了他很多,问他为什么这种事情不早点决定,非要我都把工作推掉了押金交好了才来跟我说这些话,而他也除了道歉以外别的也说不出话,当时也有朋友劝我别生气,亲戚的事情其实是很难拒绝的,而我已经气得冲昏大脑,怒问道,同样也是亲戚给我安排工作,为什么我就为了这点儿理想和诺言就拒绝掉了吗?难道我在你心目中承诺就是这么不值钱吗(事实上证明,我的承诺在很多人心目中,确实不值钱,只是我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于是为了弥补这件事的错误,我将房子放到微博上抛租,结果没想到活了上热门,很多人看看就算了,还有很多人竟然对我发起了攻击,骂我为什么房子租那么贵,说我黑心,甚至还有人直接问我能不能砍价,我都欲哭无泪。事情不单没解决,而且心情只是更差,毕业典礼自然是没心情参加。而当时有很多学校的活动,因为当时也很放心A,学校里也算关系跟我比较密切。所以当时有一些活动碍于我要照顾我妈没办法自己去确认,所以我当时就给他丢了一句,你要是有什么活动开始了请通知我。

 

 

 

我再次那么信任他。

 

 

 

那之后我手机根本就没响过,一个短信都没有。只有第二天,有个同学在微信里问我,我才知道我错过了什么。

 

 

 

你知道,在那几十G的毕业典礼里面,一张张让人快乐高兴的合照里面唯独没有我,而班级留影照片里面,都没有一张像样的照片,那种就像是不存在过一样的伤痛之感吗?

 

 

 

我就连一个全校都有的毕业红地毯照片,都要找隔壁班要。

 

 

 

不过后来有些事情他也帮忙了,比如也在微信里帮忙转发我合租的事情,然后当时有一些正好也在毕业的过去认识的朋友希望和我合租。

 

既然有了合租对象,当然是优先于认识过的朋友啦,特别是像我们这种宅在家里工作的人,于是我就锁定了租房目标会画画的B和初中就认识的一个老同学。

 

 

 

会画画的B是隔壁市的网友,因为画画能力很棒,刚接触的时候人也感觉不错,当时每天都被他夸,他还说他妹妹把我视为偶像,天花乱坠,还半开玩笑地说,要是我肯给他在北京找工作,就愿意和我一起住,于是我大脑一热,答应了。

 

因为他绘画能力很好,我觉得这样的能力通过我认识的人在北京找工作应该不难,而且一想到他也是会画画的人,觉得可能在生活上可以有更多共同的话题,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产生画画的人都比较单纯吧这么傻逼的想法。

 

 

 

而比较感动?庆幸?的是A虽然毁约了,但他至少没有完全弃之不顾,听到我这么无理的选择后,居然还帮B找工作。

 

 

 

于是在帮B跑了几天几家公司,确定好工作地点后,拒绝了老同学的请求,上班地点也很好,百度都能查到,XXXX中心,不是所有的公司都能在那边开的。

 

当时这事被一个朋友知道时候他直接就笑着对我说,你今年可以成为中国好租客了吧,对一个陌生人竟然可以做到了租房送工作。想想也是,如此买一送一,我是不是有点神经病?好多人还在北京找不到工作呢,比如说我(虽然我是傻逼地拒绝掉了),但有这个能力不用在自己身上,居然全拿出去给别人用了。我是不是很傻很天真?

 

现在觉得自己真的是很白痴,居然相信一个网上交往加起来还不到一天的网友都不相信一个从小到大在一起玩伴(我也在这里给这位朋友真诚地道歉,假如你看到这篇文章的话,我希望你能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让我请你吃顿饭,原谅我。)

 

跟他住的那几天感觉就像是蜜月期一样,甚至心里很坏地庆幸辛亏我没跟A住,所以才能遇见那么好的B吧,我还每天发微博讲我跟他那些看起来很温暖的小事情,还吐槽说我们这样秀恩爱会不会分得快呀?

 

 

 

事实上证明秀恩爱确实分得快。

 

 

 

有很多细节上的东西现在慢慢回想起来我觉得很心寒。

比如他刚开始跟我住的时候,一直在我面前黑一个同行的人,当时我还觉得他说得有道理,现在觉得很可笑。

然后他经常下班跟我抱怨公司不好,我还很关心地问他如果觉得太累要不要换工作,因为我还是可以再找的,直到他慌张地摇头又说不要不要,现在很好。

当时我正好在赶着画一部漫画,他突然凑过来说他想帮忙,我拒绝的时候他又说他很乐意帮忙,因为他的梦想就是当一个漫画助手。我觉得这句话很奇怪,我说应该是想做漫画家吧,他摇头说就是想当助手。于是纠正说我们是朋友,这不能叫助手,这叫帮忙,也很感激他,说实话我没把他当助手看过,我觉得只是朋友间的帮助,而且如果觉得我很坑爹的话,完全可以跟我开助手价,我这个作品后来没收入,现在没收入倒贴钱都没问题。但他一直说不要不要,他很开心。直到有一次,另一个朋友和我说“我听说他在你家做助手呀?”感觉真的很奇怪。

我也把我所有知道的,所见所闻,甚至去哪里旅游哪里玩,得了金龙奖见到了什么人,或者自己被查出来有什么危险的疾病,全都告诉给他了。但我发现他总是在回避着我。

 

 

 

现在想想他只是单纯的没把我当朋友过吧。

 

 

 

比如说,我有一次我看到他出去旅游回来,我很好奇地问他去哪玩了,他说就在附近走了走。后来在好友圈发现他去了外国很远的一个地方玩。

我当时想也许是他只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愿意跟我说吧。

 

然后当时想看一些他带回来神奇的东西,他都以“东西装好了拿出来看不方便”、“今天太晚了,我好累,明天再说吧”之类的理由回绝掉了。

 

他有一次还很大声对我发脾气说,有人碰了他的东西很不高兴,虽然说是的同事,但是现在感觉应该是在说我。因为我神经比较大条,也许不小心碰了什么东西我并不知情。

 

而我在得了金龙奖后刷微博,看到了他编写了一些黑暗色彩的故事。当时我没多想(因为我有奇怪的信仰,坚信人类是世界的反映体,人类所描述的世界其实就是他所看见的世界,所以他所写的故事很可能就反应他的内心所想),就觉得可能人家只是好这一口随便写写。结果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我越想越心寒。

 

我们还住不到三个月,突然他亲戚来北京,因为要看病,所以他需要去亲戚那边照顾一下,后面就不跟我住了。

 

 

 

我靠,说好的找到工作就跟我一起住呢?又是一个亲戚强力打断了。真牛逼,我也想要一个这么霸道的亲戚有没有。

 

 

 

我很相信这个时候一定会有圣母同情他说这很正常,人家亲戚有困难过去接济一下很正常嘛。

那我像他妈一样给他吃的住的算什么人?说好的找到工作就一起住呢?这租期还不到一半呢,我的承诺就这么不值钱?正常做法难道不是亲戚有病下班的时候跑过去照顾一下吗?他家不是有请人照顾吗?直接整个人都搬过去了不觉得很奇怪吗?难不成你今天一个叔叔病了明天一个阿姨累了,你还要成天来回整个人搬过去住?累不累?现在看来我根本就是过河就拆的一条废木嘛。说句难听话,我要是不给他介绍工作到北京住,他难不成还要从外省丢掉工作飞来北京跟亲戚免费体验北京生活吗?说完我都感动得流泪了呢。比起像我这种外省有好几个亲戚的葬礼都没参加成的人,我简直是个负心汉呀。

 

 

 

而且事后他看后面自己不住房子了,还QQ跟我说后面租金要是找到人合租就把合同内已经上交的房租退给他,要是找不到人也没关系,就给我八折,说的好像这房子是我自己家的一样,想怎么租就怎么租。

我当时就给他跪了。我离合同到期就剩下不到一个月,你现在叫我上哪给你找合租的补提对象,而且提前毁约的人不是你吗?要补回损失也是你来负责吧,再说早退房合约上是说好租金不退并且倒扣一个月的押金的。你现在突然跟我不住了,我平时还要忙着赶稿,接下来要一个人承担一套房的房租,看在我还帮你找工作的份上,放过我不好吗?

然后我说我现在没法找人合租,你想补回损失只能自己帮我找合租对象,否则我也不是房东钱不在我这我也没钱给你退。

 

 

 

然后对面QQ突然破口大骂,我当时叫你自己去找的,你怎么不去找?现在又赖我?

 

 

 

我靠,好牛逼的语气呀,我帮你又找工作又找房,尽量把所有好处都给你,现在你有损失了,还要我帮你擦屁股弥补呗,你知道你为了给自己图方便,给我留下了多少不方便吗?我是血气方刚之人,一气之下怒在微博喷,大概是被他看到了吧。他立刻打我电话说不好意思他被盗号了,有人好像想骗我们的钱,当时我还很单纯的信了,他还哈哈笑说现在小偷真抠门,为了一点钱去骗人真过分。

但就这点事情我觉得很恐怖,觉得自己住在一个被人完全监视的空间里面,因为我跟他讲过所有房租的事情,基本都是在现实中,我们所租的这个房子里面,就算是QQ的聊天记录,也要翻前50页聊天记录,才能如此对我的问答对答如流,而且,还能巧妙反应一些三次元你我之间才能知道的事情,比如我多少个天什么时候没有住这个房子——他当时让我退房租的时候,我想起我金龙奖和刚毕业那会儿没住这套房子,我随口类似安慰他金钱损失地说了一句“六七月份我也没住几天呀。”结果他暴跳如雷:“我六月份才住了几天呀?!”

 

假如这真是盗号的话,我至少被房东监视了。于是接下来好几个星期,我都过得很恐怖,因为他走了之后我又是一个人住,我还觉得好像每天都被人监视了一样,我觉得真的很恐怖,心里压力很大,终于受不了,跟他要了一个QQ账号的密码,说是想看看他被盗号的情况,于是他很机智地删除了所有的聊天记录,但他不记得删除自己的登陆IP地址。

 

 

 

是的,我很狗血地发现他在自导自演。他从头到尾都对于自己的利益每一笔都算得非常的清楚,除了我就像是个傻逼一样一无所知。

 

 

 

而且这完全就是他妈的敲诈嘛。

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难过吗。

然后我就这样假装没事啥都不知道一样,跟他一起吃了一顿饭,然后选择继续留在北京,并且一人承担已经涨价后的一套房租,非常贵,每三个月房租可以泡汤我三次金龙奖奖金。

但就这三个月折腾下来,我觉得合租实在是太他妈恶心了,我谁都不想混在一起住了。

 

 

 

说实话,事后我也并没有因为对B降低了好感度而开始觉得他黑的人可能是个好人。

反而两个都无法产生好感。

 

而我想我现在很可能也变成了他每天挂在嘴边说不好的对象了吧,就像我给他介绍的公司一样。

 

更让我心寒的还不是这些。

 

 

 

你们还记得我刚才说的金龙奖不久后看到的心寒故事吗?

他的内容大概是这样的:

“XX生来就很优秀,从小就想的第一名,直到有一天哮喘,在演奏比赛中只得了第三名,于是心存不甘的她在领了铜奖后撕破自己的喉咙,血染奖台,除了那个第一名的位置。”

 

 

 

【而那个时候的我,正好就是得得金龙铜奖,并且同时确诊脖子长了一个定时炸弹,容易在喉咙附近的器官发生意外死去。】

 

 

 

“‘我是为了看她死去的样子才拼命得第一的’少年这么说‘她死的样子真是超乎寻常的美。’”

 

 

 

……

 

 

 

是的,我如此掏心挖肺地给他摘星星摘月亮,但我得到的是什么?不过是他眼中如此憎恨的存在,并且用过就扔。说到这里,假如你们现在还觉得我有被害妄想症的话,那就是吧,只是别等到自己也这么被人用的时候,想找安慰却被人质问是不是自己有问题哈。

 

 

 

反正我已经心都凉透了。


【写累了,明天再写下段】

 
标签: 生活 感想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6)
©银色铃声 | Powered by LOFTER